渤海36号理财品违约风波调查:发行方涉非法集资

核心提示:令投资者没料到的是,一方面齐鲁证券宣称自己并非渤海36号理财产品的发行机构,而是誉银基金无故借用其名义进行销售;另一方面产品融资方登峰集团在2015年底破产,令本金追讨变得更加艰难。

“几乎所有投资者至今未收到渤海36号理财产品本金和利息。”赵诚说。她获得的最新情况是,登峰集团的相关资产很可能进行网络拍卖。

(原标题:渤海36号理财产品违约风波调查:发行方涉嫌非法集资,融资方破产清算)

近期,一款名为“齐鲁证券渤海36号定向资管投资基金-杭州生态圈扩建工程项目”的理财产品(下称“渤海36号理财产品”)陷入违约风波。

2014年2月初,投资者赵诚(化名)以300余万元购买了渤海36号理财产品,期限12个月,预期年化收益率为12.3%,预计募资规模4.5亿元。一年后,该产品随即出现兑付风险。

多位投资者奔波于产品发行方——上海誉银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誉银基金”)、或有发行方——齐鲁证券(现改名中泰证券),产品融资方——浙江登峰交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登峰集团”)及杭州市萧山区政府部门之间,要求相关产品担保机构及付款方履行资金兑付义务。

然而,令投资者没料到的是,一方面齐鲁证券宣称自己并非渤海36号理财产品的发行机构,而是誉银基金无故借用其名义进行销售;另一方面产品融资方登峰集团在2015年底破产,令本金追讨变得更加艰难。

“几乎所有投资者至今未收到渤海36号理财产品本金和利息。”赵诚说。她获得的最新情况是,登峰集团的相关资产很可能进行网络拍卖。

2016年3月10日,该企业举行了第一次债权人会议,约2900多名债权人参会。据债权管理人现场透露,登峰集团经审计总资产约44亿元,但拒绝透露企业总负债与对外担保债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目前产品发行方誉银基金相关高管由于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已被警方控制。

上海警方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证实,目前相关案件正在调查侦破阶段,尚无进一步信息可以披露。

多项还款来源均成空?

投资者提供的理财合同显示,渤海36号理财产品资金主要用于登峰集团控股子公司进行浙江省级森林公园(杭州生态园)扩建工程——杭州天乐云都生态园项目的后续开发建设。

该产品设置了多种还款来源:第一还款来源是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地方政府应支付的1.6亿元项目前期开发费用,锁定为专项还款;第二还款来源是杭州天乐云都生态园项目的后续销售回款,可回收现金流5.4亿;第三还款来源是杭州美浓小镇项目的后续销售回款; 第四还款来源是融资方登峰集团用于抵押的住宅用地(杭萧国用【2009】第2200022 号)及在建工程处置后所得款项,可回收现金流约13 亿。

“当时有投资人去杭州天乐云都生态园实地考察,已有不少房子建成,正需一笔资金支付相应土地费用,以便为整个项目办理相关产权手续。”赵诚说。

这款产品,类似于一笔过桥贷款,即融资方以渤海36号理财产品募集的资金支付土地费用,获得房产项目相关产权顺利销售,再以销售回款兑付理财产品本息。

2014年7月,赵诚收到首笔利息约23万余元。2015年1月产品临近到期时,投资者被告知产品无法按期兑付本金及利息。

当时,誉银基金表示一周内会解决资金兑付问题,并出示一张有登峰集团实际控制人孙云球签字的履约还款承诺函,该函宣称登峰集团及其关联机构代杭州市萧山区政府及下属部门垫付的一级土地开发资金费用达4.988亿元,公司已向政府部门催收相关款项,用来兑付理财产品本息。

有知情人向投资者透露,2015年1月底,萧山区政府通过沟通,曾联系浙江新世界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与登峰集团达成一项合作意向:由前者通过招拍挂形式,购买杭州生态圈项目二期约160亩收储土地,楼面地价不高于每平米1200元,预计这项收购在2015年7月份完成,以此协助登峰集团筹集资金兑付理财产品。

最终由于新世界房地产集团内部对此收购有不同意见,这一合作意向未能达成。

理财产品身份之辨

“很多投资者冲着券商资管产品刚性兑付的操作惯例,才决定投资这款产品。”一位了解该产品募资状况的理财机构人士透露。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的一份资料显示,誉银基金与齐鲁证券签订过一份“齐鲁-渤海36号定向资管三方协议”,由齐鲁证券担任该产品管理人。

部分投资者向山东省证监局投诉,要求齐鲁证券履行产品管理人职责,对违约产品刚性兑付。相关部门随即要求齐鲁证券对此作出解释。

齐鲁证券回应称,希望投资者能撤回相关投诉。

有知情人士透露,当时誉银基金曾有意通过齐鲁证券的资金托管账户,将募集资金转给登峰集团用于项目开发,但最终誉银基金选择改用民生银行委托贷款方式,所以与齐鲁证券的这份定向资管三方协议便不了了之。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向齐鲁证券人士求证,对方表示这款产品的相关情况说明,以齐鲁证券总部公告为准。

“如果齐鲁证券没有参与产品管理,这份与誉银基金签订的协议从何而来,誉银基金为何得以借齐鲁证券名义进行产品销售?”一位参加了相关尽职调查的律师指出。

投资者还发现,这款理财产品资金用途方面存在不少模糊地带。

比如登峰集团承认誉银基金通过民生银行上海分行委托贷款,向其提供2.05亿元资金,但投资者核实发现,渤海36号理财产品实际募资额超过2.7亿元,其中约6500万元资金流向何处,不得而知。

民生银行人士对此表示,由于委托贷款属于企业之间的信贷行为,银行更多扮演的是通道职责,未必能全面了解募集资金与实际投放额是否相同。

有投资者进一步指出,产品募资资料所提到的杭州市萧山区政府应付1.6亿元项目前期开发费用,以及整个项目销售回款,目前均不知所踪。

“我们和登峰集团接触过几次,每次他们都不愿透露项目销售回款状况,以及政府应付款何时到账。”赵诚表示。

2015年底,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公告登峰集团破产。这意味着,登峰集团所有资产都将面临破产拍卖清算。而投资者曾指望萧山区政府应付的1.6亿元项目前期开发款项,能够解决理财产品部分本金兑付问题,也随着登峰集团的破产,不确定性大增。

赵诚透露,有投资者调查工商资料时发现,原先产品条款规定投资者将资金汇入上海誉银富明投资合伙企业与上海誉亿投资合伙企业两家企业的同时,将持有合伙企业的相应股权,再由这两家合伙企业将募集资金划入民生银行上海分行的委托贷款账户,由后者将2.05亿元资金交给登峰集团。但目前上述两家合伙企业并未将投资者登记为合伙企业股东,现股东仍为誉银基金高管人员,这意味着在登峰集团破产清算的债权人清单里,2.05亿元委托贷款的债权人依然是誉银基金高管,而不是投资者。


“如果没有完成上述工商变更,渤海36号理财产品投资者要成为2.05亿元委托贷款的债权人,操作起来相对复杂。”上述律师认为,一方面随着投资者陆续报案,誉银基金相关高管被警方控制,令相关工商变更难以操作;另一方面登峰集团已进入破产程序,投资者完成工商变更或接管上述两家合伙企业,也意义不大。

“现在只能等待登峰集团的破产清算与资产拍卖,再根据2.05亿元委托贷款额度,主张我们的债权。”赵诚认为。

据登峰集团债权管理人称,当前公司总资产为44亿元,且总负债与对外担保债权暂时不便透露,理财产资金流向也成为一个谜团。